签订劳务协议,还会被认定为劳动关系吗?

案号:(2020)京02民终5348号  法影网编辑整理 

 

案情简介:

 

姜某于2011年8月10日入职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301医院项目,任消防中控员,该日双方签订截止日为2013年8月9日的劳动合同,后续签至2016年8月9日。2011年10月至2015年3月姜某社会保险由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缴纳,2015年4月至2015年12月由光大置业有限公司缴纳。2015年12月姜某申请社保减员,2016年1月起由北京建工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缴纳。

  

2016年1月1日双方签订期限至2016年12月31日的劳务协议,后经三次续签至2019年12月31日。该协议规定了工作地点、工时制、薪酬、双方的权利义务等,其中第二条规定劳动协议期限内,乙方(姜某)执行综合工时制。第五条规定甲方(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有权根据经营情况的变化或一方工作表现,提前5日通知乙方解除本协议(违犯法纪处理除外),并按规定办理离开甲方的手续。第六条规定劳动协议期限内乙方不享受带薪年假。第八条规定甲方解除本协议,或本协议届满,甲方均不支付经济赔偿金。

 

2019年3月6日,姜某向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支付: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延时加班费、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未休年假工资、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

 

2019年6月26日该委作出京西劳人仲字[2019]第1870号裁决书,裁决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支付姜某:1.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延时加班费26748.14元;2.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11日未休年假工资5321.35元;3.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22305.3元;驳回姜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不服该裁决,于法定期限内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首先,姜某在签订“劳务协议书”后的工作岗位、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均没有变化,姜某一直为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提供劳动,且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自2011年起至2018年一直为姜某支付工资报酬;其次,“劳务协议书”仅是标题名称,其条款均表述为“劳动协议”,且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给姜某发送的通知中亦称之为“劳动协议”。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以姜某转出社会保险及签订“劳务协议书”为由否认2016年1月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法院不予采信,认定双方自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存在劳动关系。

 

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光大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某物业管理分公司支付姜某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1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5321.35元;二、自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光大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某物业管理分公司支付姜某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22305.3元;三、光大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某物业管理分公司无需支付姜某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延时加班费26748.14元;四、驳回光大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某物业管理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姜某于2011年8月入职光大置业公司北京某分公司301医院项目,双方亦签署劳动合同;虽然2016年起双方改为签署劳务协议,但是姜某的履职情况没有变化,且劳务协议内容亦表述为劳动协议,并无双方建立劳务关系的具体约定,一审法院据此认定双方自2011年8月10日至2019年1月11日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妥。

 

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