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态度:离职证明中不应包含对劳动者不利事项

2018年6月,受市场不景气等因素影响,房地产经纪公司决定关闭部分门店,姜某所在门店是其中之一。当月,房地产经纪公司两次向姜某发出《调整工作地点通知书》,告知将其工作地点调整至相邻城区的另一门店工作,岗位及薪资待遇等不变。

 

姜某收到第二份《调整工作地点通知书》后在落款处签署“本人要求单位单方解除并支付经济补偿金”,并拒绝到该门店工作。

 

房地产经纪公司以姜某拒绝合理工作安排为由,向其发出两份《警告函》,后又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解除当日,房地产经纪公司向姜某出具的《离职证明》中载明,双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系姜某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

 

姜某认为房地产经纪公司属于违法解除,要求支付赔偿金,并不同意《离职证明》中写明离职原因,要求重新出具《离职证明》。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姜某与房地产经纪公司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公司可以根据生产经营的需要合理调整姜某的工作地点,调整后的工作地点离原工作地点相距不远,对姜某的生活并无不利影响,且其工作岗位及薪资待遇并无不利的变化,房地产经纪公司依据《员工手册》的相关规定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故对姜某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不予支持;

 

房地产经纪公司在《离职证明》中写明离职原因无相关依据,故对姜某要求重新开具《离职证明》的请求予以支持。

 

评析:离职证明有瑕疵劳动者有权要求重新开具。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出具的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应当写明劳动合同期限、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日期、工作岗位、在本单位的工作年限。从上述规定看,法律对离职证明应包含的事项作出了明确规定,并未包括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或涉及劳动者能力、品行等情况的描述。

 

如果允许离职证明中包含不利于劳动者的相关事项,显然不利于营造公平无歧视的就业环境。故从上述两个角度分析,姜某要求重新开具离职证明的请求应予支持。

 

离职证明中,能不能写上员工是严重违纪的原因被开除的,其实目前来看,各地的司法判例,并不一致。我们确实也看到过一些地方性的判决,明确是可以写上原因的,这些原因,就包含了如本案中的严重违纪这样的内容。

 

但是从司法的精神上来看,我们不应当提倡,企业做出一些行为,导致员工找新的工作更加困难。因为这并不是在解决矛盾;给员工找新工作制造困难和障碍,事实上可能会导致员工重新向原企业纠缠不休,最终可能是一种双输的结果。

 

这有点损人不利已。

 

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如果员工的品性有问题,我们就应该在离职证明上写清楚,这样可以让新的单位的HR看清楚这个人,不要让这个员工,再去祸害新的公司。

 

其实这一点,我们可以学习一下刑事领域的做法。在刑事领域,罪犯释放之后,大的原则是不允许因为员工有过犯罪经历,而影响其新的就业问题;但是一些特殊的犯罪,比如性犯罪,则不应当允许从事幼儿教育行业。

 

这就是一个大原则+特殊行业禁止规则。其实我觉得,当劳动合同法更加完善之后,是可以考虑借鉴这种做法的。

 

大的原则,是不允许在离职证明上写负面信息,禁止给员工新的就业制造障碍。但是同时也应该考虑一些行业禁止的规则,比如有性骚扰经历的员工,不允许从事幼儿教育行业;有在食品中吐痰经历的,不允许从事食品加工行业等等。

 

当然,就目前来讲,可能还没有办法完全做到这种程度。如本案例中,企业的做法,具有明显的对员工的针对怀和惩罚目的。

 

我想,这也是北京之所以不赞同这种做法的原因所在。

 

来源:我问劳动法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