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健:“借名买车”引发执行异议的处理原则与审查要点

编者按

 

北京市实行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后,“借名买车”情形频频出现,涉及纠纷也日益增多。指标出借人与指标借用人通过签订“指标借用协议”,实现“借名买车”的目的。尽管双方通常在协议中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比如指标出借人不得主张车辆所有权、指标受让人承担车辆的全部费用、指标借用期限等等约定义务,然而一旦指标出借人成为执行案件中的被执行人,其名下登记车辆被法院查封的情况下,指标借用人作为案外人会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主张车辆所有权,被执行审查部门予以驳回后,往往会就此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实践中,法院出现不同的判决结果。

 

一、典型案例

 

【案例一】

 

李某与蔡某、田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法院审理后判决蔡某、田某偿还李某借款本金及利息。由于蔡某、田某逾期未履行,李某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查封了登记在蔡某名下的一辆奥迪牌机动车。案外人张某提出执行异议,主张车辆借用了蔡某车辆号牌,实际系其所有、使用。该院对异议进行审查之后,驳回了张某的异议请求。

 

张某不服,向该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诉讼过程中,张某提交了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联、银行转账记录,银行转账记录、奥迪品牌轿车用户订单、税收通用完税凭证、小汽车车牌租赁使用协议书、微信聊天记录、涉案车辆保险单等证据材料。

 

一审法院认为张某不享有车辆配置指标,其明知不具备在北京市购买车辆并办理车辆登记手续的资格。张某与蔡某达成的租赁使用车牌的协议无效且损害了公共利益。即使张某是车辆购买和使用费用实际负担人,亦无合法依据要求成为车辆所有权人。涉案车辆登记在蔡某名下,登记信息具有公示效力,李某申请执行有法律依据。故驳回张某诉讼请求。张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案例二】

 

刘某申请执行李某公证债权一案,法院查封了登记在李某名下的一辆长城哈弗牌机动车。案外人王某提出执行异议,主张车辆借用了李某的车辆号牌,实际系其所有、使用。该院对异议进行审查后,驳回了王某的异议请求。

 

王某不服,向该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在诉讼过程中,王某提交了车辆指标使用协议、机动车登记证书、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车辆一致性证书、购车发票、用户手册、车辆购置税纳税表、保修结算单、交管局柜费收据、发票联原件等证据材料。

 

一审法院认为王某未取得小客车配置指标,违反了北京市相关规定,其无权取得李某的车辆指标及相关号牌。但根据公安部相关规定,机动车登记的性质不产生所有权变更的性质,王某应为车辆实际所有权人,刘某不得申请执行车辆。后刘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刘某诉讼请求,即支持了案外人王某的诉讼请求。

 

二、案例分析

 

1.案外人执行异议审查符合执行程序审查价值

 

案外人执行异议的审查标准为“以形式审查为原则,实质审查为例外”。执行审查部门根据登记、占有等物权公示方法和权利外观主义判断权属,性质上是对当事人形式物权的判断,目的在于为执行程序的进行或中止排除程序障碍。

 

《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物权法》确定的登记规定意在表明登记的机动车产生了公示效力,具有使第三人足以相信的权利外观。基于权利外观主义,第三人有权推定机动车的物权属于登记权人。根据《异议复议规定》第二十五条的相关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人民法院应当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权属。所以,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程序,执行审查部门基于《物权法》登记公示的信赖利益,以车辆管理部门的登记为准,驳回案外人异议请求,符合法律规定。

 

2.机动车登记并不具有物权确权性质

 

机动车登记不是物权设立的必经步骤,而是机动车获得上路许可的行政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规定,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尚未登记的机动车,需要临时上道路行驶的,应当取得临时通行牌证。机动车在车辆管理部门的登记的性质是获得上路行驶的行政许可,并不具有《物权法》的物权确权属性。《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的回复,均明确公安机关办理机动车登记的性质并非具有车辆所有权的确权性质。

 

3.指标所有权人和车辆所有权人可以不同

 

依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及其实施细则的第三十一条第二款等规定,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指标所有人有权选择机动车号牌,在选择相应的号牌之后,指标所有人需要完成车辆登记手续。根据《机动车登记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机动车未领取机动车号牌、《机动车行驶证》和《机动车登记证书》的,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填写《机动车登记申请表》,并持有持下列资料,向机动车所有人住所所在地的车辆管理所申请注册登记,并交验车辆;(一)机动车所有人的身份证明;(二)申请办理注册登记的车辆的标准照片;(三)机动车来历凭证,但海关监管车辆除外;(四)国产机动车的整车出厂合格证;进口机动车的进口凭证;(五)车辆购置税的完税证明或者免税证明。

 

机动车登记时采取形式审查标准,车辆管理部门审查机动车所有人的身份证明,并不审查具体车辆的交易信息。在北京辖区的机动车所有人需要具备指标才能满足车辆上路行驶的条件下,无指标的车辆实际所有人需要借用指标出借人的指标才能完成登记手续。登记手续确立了车辆上路的行政许可,并未确定车辆所有权人的实际情况。指标所有权人和车辆所有权人可以不同。

 

4.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应实质审查机动车所有权

 

动产物权的公示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作为动态公示方法的交付,另一种是作为静态权利表征的占有。《物权法》第六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应当依照法律规定交付。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查标准应当采取民事诉讼的实质审查标准,根据权利的实质属性状况来确定权属,公平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审判程序依据《合同法》中对于合同订立、效力、履行等规定,对案外人主张的车辆买卖关系、指标租赁协议等组织当事人举证质证,确定证据,形成最终的案件证据,认定案件的法律事实,准确适用法律,作出裁判。《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案件审理中,证据材料能够证明车辆的确由买受人所有,所有权转移,符合物权转移条件,买受人应当取得车辆所有权。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作为案外人执行异议的救济程序,在审查过程中应当不受登记、占有等物权公示方法和权利外观的限制,而是按照实际权属进行认定。借名买车案件中,车辆所有权属应当根据车辆买卖关系所形成的证据事实,适用《物权法》、《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等综合判定,而不应采纳案外人执行异议标准进行形式审查。

 

5.债权人不能主张作为善意第三人受到保护

 

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的物权变动采用登记对抗模式,即机动车等交付即产生所有权转移的法律效力,未经登记仅为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不应再人为地对物权变动设定无法律依据的其他限制条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的规定,转让人转移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所有权,受让人已经支付对价并取得占有,虽未经登记,但转让人的债权人主张其为《物权法》第二十四条所称的“善意第三人”的,不予支持,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通过这条规定可以看出,能够将被执行人即指标出让人的一般债权人排除在《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善意第三人的范围之外。

 

就民法理论而言,善意第三人的设定源于善意取得制度,善意第三人的善意取得权利亦应限定在与双方当事人交易的标的物有直接法律关系的人,而不能将执行程序中的一般债权人认定为善意第三人。债权人不能通过善意取得制度寻求保护。

 

来源:公众号 丹棱论坛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