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中:我反对将“冒名顶替上学”入刑

昨日,山东省纪委监委对“陈春秀、王丽丽”被冒名顶替上学问题发布情况通报,“冒名顶替上学案”的主要责任人分别被公安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立案侦查、调查,次要责任人分别被处以党纪、行政处分,情况通报发布后,多数民众并不买账,认为处罚太轻。今日中新网又传来正在审议中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的消息,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审议该草案时建议将“冒名顶替上学”入刑、增加“盗用、冒用他人身份罪”、增加“侵害公民受教育权罪”等罪名。

 

本律师对这种用“新增刑法罪名”的手段来惩罚“冒名顶替上学”之做法表示反对,原因如下:

 

一、“冒名顶替上学”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多发生在网络尚不发达的上个世纪末或本世纪初,随着大数据联网能力的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冒名顶替上学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此时新增“冒名顶替上学”罪,等到正式实施时,恐将成为无用的摆设。

 

二、现有刑法罪名已足以惩治“冒名顶替上学”问题,根据以往的司法判例,顶替人和协助人可分别按“伪造居民身份证罪”,“伪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罪”,“滥用职权罪”,“徇私舞弊罪”,“行贿罪”,“受贿罪”等罪名来惩治。“冒名顶替”行为在被发现前是一个持续不断的状态,虽然年代久远,追诉时效并不过期,上述罪名已足以使相关人等得到惩罚。

 

三、“冒名顶替上学”目前面临的急迫问题不是无法可依,而是执法不严。相对于新增罪名,民众更希望看到的是加重处罚。除了将“冒名顶替”得来的一切利益收回,相关公职人员应当一律开除公职,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再执掌人民赋予的公权力。所有涉案人等,无论主从,应当一律追究刑事责任,以儆效尤。

 

四、新增“盗用、冒用他人身份罪”、“侵害公民受教育权罪”对解决“冒名顶替上学”问题并无实际意义(原因见第一条),反而扩大了刑事打击面,容易伤及无辜。在日常生活中,亲友之间借用身份现象比较常见,贫困落后地区因家贫失学现象也远未杜绝,如贸然将此类行为入罪,势必人人自危、民心惶惶。

 

综上,我反对将“冒名顶替上学”入刑以及新增“盗用、冒用他人身份罪”、“侵害公民受教育权罪”,建议全国人大着眼于细化现有罪名,对在全国范围内产生恶劣影响的“冒名顶替上学”行为加重处罚。

 

来源:公众号 王亚中律师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