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东华:高考冒名顶替,应做刑事入刑处理

一、恶性顶替案知多少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获高分或被替",发生于高考录取环节的顶替案,比替考案频密,甚至在有的地方形成了顶替案的"黑色产业链"。顶替对受害者的心理打击、前途的损毁,对政府和机构的公信力的破坏,对道德底线的冲击都是极为严重的。农村的优秀学子,他们的上升通道本来就狭窄、改换命运的机会几乎系于高考,考上大学也几乎是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和希望所在。高分考生被有权势的低分考生顶替后,本来有光明的前途瞬间被不知不觉地推进命运的阴影里,失去改换命运的机会,多数考生因丧失信心、无钱复读而走向艰难的低薪打工市场辗转一生。对顶替者而言,只要动用关系和权力就可以劫掠他人的劳动成果,被顶替者越劳苦功高,顶替者的收获就越丰腴。可以说,顶替者谋了自己的财、害了别人的命(命运甚至性命)。因为有些顶替者凭一纸高校毕业文凭进入了福利较好或工作稳定的单位,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社会地位和物质利益。

 

最近,山东陈春秀顶替案披露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今年4月陈春秀获知自己2004年的高考分数为546分(理工科),超出理科类分数线27分,当年完全可以上大学。却被高考分数仅为303分(文科)的陈某顶替,陈某的家长在2004年高考后找了关系,用2000元买下了陈春秀的学籍等资料,然后陈某就截取了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堂而皇之地顶替她上了大学。毕业后,陈某去了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上班。而当年,陈春秀由于家庭贫困,没有复读,等不到通知书后只好成为一名四处流浪的打工仔。此事热度未过,山东聊城又一起顶替上学案浮出水面。苦主叫王丽丽,其1996年报考了聊城农业学校,因一直未收到录取通知书,就误认自己未被录取。一直到二十年后,她才知道自己当年被陈某顶替了。这两起顶替案中,被顶替者波折的命运、辛劳的人生具有代表性。

 

实际上,在基层某些地方顶替似是一种社会瘟疫。就连央视主持人康辉,当年也差点被人"顶替",他在自传《平均分》里披露:他报考的北京电影学院先需专业考试。只有专业考试合格和高考成绩都合格后才能被择优录取。康辉通过了该校专业考试,高考成绩也过了重点分数线。然而他却只收到了一张其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觉察出问题后,在邮电行业工作的他父亲一路追查。原来,一名女考生的父亲,在当时负责报送高考成绩的部门工作,他女儿专业成绩略差,为其女录取更保险,报送成绩时他故意漏报了康辉的。最后,在康父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康辉终被所期望的大学录取,这也成就了后来的央视康辉。如若康父是一个乡下的农民,估计康辉将是另一个版本的人生。

 

顶替的受害者还可以列出一串 ,如2018年的荆高峰, 2015年王娜娜,2009年罗彩霞,1999年的齐玉苓等等。

 

根据冰山原理,公开报道的顶替案,可能仅占实际案件的极小部分。因为这种案件,难以马上发现,漏网之鱼多。等发现时,有的竟然过了一二十年;有的则是被私了,有的是被当地势力和关系网压着没有公开;有的是顶替案的一方已经过世,无法查出案件原貌或查无可查。

 

近日又有新闻报道云:仅山东一省高校就查出242例的顶替案,令人万分惊诧!我理解那些被顶替者的悲苦,一江春水难言尽!

 

二、顶替案的处罚,没有统一的罚则

 

披露出的顶替案,绝大多数给予了处理,但由于没有专门的罪名、法条和司法解释,处理的思路和结果五花八门,有的仅以民法为据,赔偿和解了事;有的案件在赔偿的同时对责任人给予了撤职、降级、记过、提前退休或降低退休待遇等行政处分和党内处分;处理得比较周全和公平的,仅见于罗彩霞案等一两件。总体看,顶替案处理之公平性、效率和震慑力还有待提高,多数案件的处理很难说做到了良好的法律效果、行政效果、社会效果的统一。罗彩霞案之后发现的案件,处理结果不是比照罗案,反而是因为涉案官员、办事员怕受处罚,加大了推诿的力度,倾向于调解和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虎头蛇尾式地处理顶替案。这固然要批判那些涉案人员的节操,但不全是涉案人员的问题,这与我国在立法层面上未明确定"顶替罪"有关。立法缺失,则司法层面就比较低效、麻烦,因无统一的裁判指引,法官就各显其能,各自发挥,造成在同一个法域内同案不同判、审判质量参差不齐。这不符合依法治国的要求。

 

如王娜娜案从发觉举报到处理,耗时太长,对被顶替者是二次伤害。王发觉被工作于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的张雪顶替后,从洛阳往周口跑了8次,找顶替者、学校、教育局,毫无结果,求助了媒体,张雪的学历才被注销。后经律师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王娜娜才等来了调查结果,13名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理,3人涉嫌违法交司法机关。民事赔偿未见报道。

 

齐玉玲案给予了民事赔偿,但缺失对涉案人员的刑事处罚。顶替者陈晓琪和陈父因齐受教育权被侵犯赔偿了7,000元;陈和陈父赔偿因齐的受教育权被侵犯所受的间接经济损失41,045元(陈晓琪以齐玉玲名义领取的工资扣除最低生活保障后计算);济宁商校、滕州教委和滕州八中等负连带责任。陈、陈父、滕州教委等赔偿齐玉玲精神损害费50,000元。区区10多万元,在所有的公开顶替案中还算是赔得比较多的。

 

罗彩霞被王佳俊顶替,罗维权长达一年并经舆论发酵后,才有了相应的民、刑处理处罚。王佳俊的学籍、户籍、党籍被注销,工作被开除,其父王峥嵘因涉伪造国家公文证件罪被判刑。

 

内蒙古麻巧珍案和四川农业大学雷梦莲案的结果就更差了,麻的身份档案信息被高考移民许娟娟侵害后维权时间长达8年,麻的大学学历及身份证信息始恢复正常。雷梦莲被替代后,维权一直未找到侵害人,对假雷梦莲的调查无结果,后有关机构将雷梦莲的信息解冻恢复正常、将假雷梦莲的信息注销了事。未见有深挖违法违纪者的后续报道。

 

三、"顶替"亟需入刑

 

顶替分四种情形。

 

第一种:一个高分考生被一个有权势背景的低分考生顶替入读大学,高分考生入读大学的机会被剥夺,这是权势劫掠型顶替。

 

第二种,甲考生考上某大学瞧不上主动放弃入学,而乙同学没有实力考取该大学便窃取甲的高考成绩单和身份信息,伪造甲同学的档案入读该大学,我们谓之不劳而获型顶替。它同样严重戕害了受教育权的公平公正,乙虽然没有挤掉甲的学位却会挤掉另一个人的学位,因为一个大学的招生数都是有计划的。因多录取一名张三,就可能少录一名李四。以上两种情形都是典型的顶替。

 

第三种:主要发生在高考移民的考生身上。顶替者没有破坏苦主的继续受教育权,自己参加了高考且凭实力获得高校录取,但他盗取了被顶替者的姓名和身份信息,导致被侵权者因重名不能顺利毕业、迁户口、考证、就业,但被顶替者大学学历尚在,这一种顶替事后尚可救济,回复原状。但仍然侵害了被移入地其他不特定考生的录取机会。

 

第四种:干部家长利用职权为高考子女改民族成分、造假加分。重庆2009年就曾爆出31名造假者,将汉族改为土家族,考生成绩可加20分。少数民族考生的竞争力本来就不占优势,汉族考生加分,就会挤掉少数民族考生的高校录取机会。这也是考生甲对考生乙的录取机会的顶替。

 

顶替入刑,设立顶替罪,除现实紧迫性外,还有充足的法理。

 

2015年11月起我国正式设立了替考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一规定:代替他人或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

 

替考,事主并不必然能通过考试,通过考试也不必然被录取,因此替考侵犯他人(不特定人)的权利还只是一种可能性,是概率事件;而顶替则现实地即100%地侵犯了特定人的受教育权、姓名权及个人信息,是作案的既遂,我们看得到被顶替者的悲苦和受害的严重后果。显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顶替侵蚀公平、正义,践踏自然法的程度均甚于替考,现实危害性也超过替考,因此,顶替的可罚性大于替考。根据入罪之举轻以明重的法理,替考罪设立了,顶替罪就更应设立!

 

过去由于没有设立顶替罪,顶替案的处罚,在刑事责任的承担方面,有的案件竟然低于替考案,甚至仅限于经济赔偿而不承担刑事责任,或者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这就造成个案之间处理的不公平、不衡平,也部分放纵了顶替的作案者。

 

《刑法修正案(十一)》正在酝酿,建议在其中列"顶替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造成被顶替者严重后果者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指违法者涉案两起及以上;"严重后果"主要指被顶替者因被顶替而自杀、精神分裂等。

 

为提高效率,更好地救济被顶替者,这里还应注意一个问题,即被顶替者可就同一顶替案不分先后或同时发起刑诉、民诉和行政诉讼,各诉独立审理判决,而不必以刑诉的犯罪判决作为民诉中民事赔偿的前提条件。"顶替罪"的司法解释可就这一点予以明确规定。

 

作者:钱东华律师,福建倍铭律师事务所 来源:公众号 法律读库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