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民间借贷中的“现金交付”风险

警惕:民间借贷中的“现金交付”风险

 

民间借贷系实践合同,即既要双方形成合意,也需要交付货币才能成立。因此,除了签订借款合同,出借人还需要收集证明资金已经支付的证据,而现金交付因无法提供相应痕迹而存在较大风险。

 

先看一个关于民间借贷案例。

 

龚昌平、王伟国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20)川04民终38号

 

一审判决查明事实:

 

2013年3月16日,龚昌平通过账号62×××51向王伟国账号43×××83转账15万元。2015年6月16日,王伟国向龚昌平出具《借条》一张,载明:“借款人姓名:王伟国,身份证号:×××5132;出借人姓名:龚昌平,身份证号:5104021973××××××××。今借款人向出借人借款(人民币)275000元整:大写贰拾柒万伍仟元整。借款期限从2015年6月16日起至2018年12月18日止,到期时全部借款一次性还完,如借款人不能按期足额归还借款,应向出借人支付借款金额的20%(即:55000元)作为违约赔偿金。且出借人有权向法院起诉,要求借款人一次性偿还借款金额及违约赔偿金。”。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龚昌平自述2015年6月16日王伟国出具的《借条》是2012年4月借款5万元(现金),2012年9月借款5万元(现金),2013年3月借款15万元(转账),2013年8月借款25000元(现金)四次借款的《借条》销毁后的汇总。借款时口头约定每月3分利息,王伟国从2012年4月至2012年8月,每月支付利息1500元;从2012年9月到2013年3月,每月支付利息3000元;2013年4月到2013年的8月,每月支付利息7500元;在2013年9月到2014年11月,每月支付利息8000元;从2014年12月到2015年5月,每月利息支付2750元。依据支付的利息反推本金也与现《借条》的本金不符,该《借条》上没有借贷双方是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重新出具债权凭证的说明,龚昌平也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

 

综上所述,龚昌平出示的证据不能证明该借款事实的成立,一审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龚昌平的诉讼请求。

 

二审补查:

 

一审判决查明事实与本院查明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庭审中,龚昌平称《借条》上“借款期限从2015年6月16日起至2018年12月18日止”中的“2018年12月18日”系其起诉前自行添加。

 

二审中,龚昌平向本院提交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攀枝花世纪城支行出具的《个人活期明细信息》,拟证明其分四次向王伟国出借款项,本金共计275000元,王伟国亦是按照其分段借款的金额和三分利息的标准向龚昌平支付利息。

 

二审判决:

 

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及本案事实,本案争议主要问题是:

 

一、龚昌平向王伟国出借款项的本金数额;

 

二、龚昌平要求王伟国向其支付违约金55000元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

 

关于龚昌平向王伟国出借款项的本金数额问题。龚昌平提交的《借条》上记载的本金为275000元,但龚昌平陈述及其提交证据证明其中仅有15万元系转账支付,龚昌平称另外125000元是现金借款,但未提交除借条外其他证据证明。另外,根据龚昌平的陈述,275000元中15万元是转账,王伟国支付利息也是转账,其余三次借款125000元通过现金支付,该陈述不符合双方的交易习惯。综合上述事实,龚昌平提交证据不能证明出借本金为275000元,本院就现有证据认定案涉借款本金的数额为15万元。

 

关于龚昌平要求王伟国向其支付违约金55000元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根据案涉借条上载明“如借款人不能按期足额归还借款,应向出借人支付借款金额的20%(即:55000元)作为违约赔偿金。”的内容,加上龚昌平二审庭审中自认借条上还款时间“2018年12月18日”系其自行添加的事实,本院认定案涉《借条》上未约定还款时间,双方未对还款时间达成合意,龚昌平现主张王伟国违约缺乏事实依据,本院对其主张违约金550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四川省攀枝花市东区人民法院(2019)川0402民初2242号民事判决;

 

二、王伟国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龚昌平偿还借款15万元(人民币);

 

三、驳回龚昌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日期

 

二〇二〇年四月九日

 

【法律解读】

 

1.民间借贷系实践合同,也就是说,除了双方签订的具有借款意思表示的借条以外,还需要标的物的交付,也就是现金的交付(或转账)完成后,民间借贷合同才成立,对双方产生约束力。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 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因此,当被告抗辩借款未实际发生之后,若借款金额较大,且原告系现金支付,由于现金交付并无相应痕迹佐证,则可能导致证明不能,主张无法得到支持。鉴于此,民间借贷中,尤其是数额较大的款项支付应尽量避免现金支付,宜采用银行转账方式并保留转账凭证。

 

3.除了借条中本金金额应提供交付的依据外,借款人应在借条中明确约定借款利息标准、借款期限等要素。

 

从本例看来,一种合理的推测是:

 

龚昌平自述2015年6月16日王伟国出具的《借条》是:2012年4月借款5万元(现金),2012年9月借款5万元(现金),2013年3月借款15万元(转账),2013年8月借款25000元(现金)四次借款的《借条》销毁后的汇总。

 

与之相对应,关于利息:借款时口头约定每月3分利息,王伟国从2012年4月至2012年8月,每月支付利息1500元;从2012年9月到2013年3月,每月支付利息3000元;2013年4月到2013年的8月,每月支付利息7500元;在2013年9月到2014年11月,每月支付利息8000元;从2014年12月到2015年5月,每月利息支付2750元。

 

但显然,在原告自述中,在2013年9月到2014年11月每月支付利息8000元、从2014年12月到2015年5月每月利息支付2750元,与其关于借款金额和借款利息之间自相矛盾,无法合理说明。

 

而在275000元借条出具的2015年6月16日之后的期限,原告虽辩称添加“借款期限从2015年6月16日起至2018年12月18日止”中的“2018年12月18日”,暂不论该情况是否属实,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在借条签订日2015年6月16日,双方就借款本金和利息进行概括计算,且所涉及的利息极有可能是将来的利息,但未就本金与利息的具体计算方式予以明确。

 

4.本案也引发新的思考。在新借条换取旧借条中,应标明系对以往借款本息结算后出具的凭证,以说明其来源,避免承办法官简单以借条处理,而无法提供交付借款的证据,最终还得回到原始借条上。

 

来源:小安读法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