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宏伟:又到一年年检时

一个人所处的荒谬的,也是悲剧性的,处境就是:当他最需要良知时,良知却最软弱。

——弗罗姆

 

 

这本是一篇几年前写的一篇旧文,今天稍稍修改一下。当时是朋友圈被永州司法局的一份红头文件刷屏了。各路人马,不管是死磕派的还是温和style的,都在转。平时似乎互相看不上,但遇到年检这个问题,大家就都好似久旱逢甘霖,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一样,同病相怜了。

 

  • 永州司法局的文件是这样的

 

 

 

作为一名律师,有时想想挺讽刺的。为什么这么说呢?面子上,律师天天给人辩护、帮人定纷止争、四处讲风险预防。可说到里子,就在律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好多事都说不清。

 

比如,年检。昨天去法院立案,法院一看律师证,说:“过期了”。幸亏好说歹说,大家都知道疫情还没过去,立案没被绊在年检这个问题上。但看守所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今天看到一条看守所的会见提示,15天内完成年检,否则无法会见。可这年检时间又岂是律师能够自己控制的?怎一个愁啊。

 

我这手里有三个一审刚宣判的案子,上诉期就那么法定的几天。见不到人,耽误了上诉,你说算谁的?没办法,只好厚着一张老脸,动员家属再聘请一名辩护人,利用各省之间的年检时间差去会见和上诉。

 

在庆幸活人没有被尿憋死之余,不禁又想起年检——这到底算怎么个事?常规上讲,”年检注册“是198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工作执照和律师(特邀)工作证管理办法》规定的,“律师工作执照和律师(特邀)工作证每年由司法部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注册一次,未经注册一律无效。“1996年司法部又颁布了《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沿袭“未经注册的无效”之规定。

 

但2009年,司法部部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司法部关于废止十二件部颁规章的决定》,其中第9条说,《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被《律师执业管理办法》(2008年7月18日司法部令第112号)代替。《律师执业管理办法》中已经没有了“年检注册”一说,改为“年度考核”。2010年司法部又出台了《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其中关于年度检查考核,该《办法》规定:“指司法行政机关定期对律师事务所上一年度的执业和管理情况进行检查考核,对其执业和管理状况作出评价。”

 

通过梳理,所谓“年检注册”早就在十年前就废止了,改为“年度考核”。而“年度考核”也没有任何否定律师证有效性的相关依据或迹象。可是,为什么十年过去了,这阳光就是照不到现实。一到办案单位那里,年检就成了一个绕不过的南墙?

 

 

年度考核与律师执业证的效力无关了,那考核结果是“不称职”怎么办?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这几年网络上常有律师“不称职”的消息。

 

对于这个问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2015年在一份文件(律发函【2015】2号)中认为,年度考核只是对上一年执业情况的评价,即便“不称职”也不影响下一年执业。

 

 

再比如,福建律师邹丽惠因律师证没有年检备案盖章,而在2011年提出与“年度考核”相关的行政复议。司法局在复议决定中认为:根据律师法相关规定,邹丽惠未办理年度检查考核盖章,并不产生其律师执业权利受到限制的后果。

 

还有《杨鸥与苏州市相城区民政局拒绝查阅婚姻登记档案(2014)相行初字第0003号一审行政判决书》,该判决认为:

 

  •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本法所称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十八条 第一款 和《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一款均规定“律师执业证书是律师依法获准执业的有效证件”。司法部《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第五条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事务所的年度检查考核应当与律师协会对律师执业的年度考核相结合”、第十一条 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事务所进行年度检查考核,应当同时对律师协会对律师执业年度考核的结果进行备案审查”、《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区(县)司法行政机关于每年完成对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后,应当在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执业证书相应栏目内填写考核年度、考核结果、考核(备案)机关、考核(备案)日期;在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副本上加盖“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专用章,在律师执业证书上加盖“律师年度考核备案”专用章”。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发布的《律师执业年度考核规则》第二条 第一款 规定“律师执业年度考核,是指律师协会在律师事务所对本所律师上一年度执业活动考核的基础上,对律师的执业表现做出评价,并将考核结果报司法行政机关备案,记入律师执业档案”。

    根据前述规定,律师年度考核备案,是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协会对律师上一年度执业表现的考核结果存档备查的事后监管行为,并不是律师执业证有效期延续的准许行为,国家法律、法规、规章也没有对暂缓律师执业年度考核、未加盖律师年度考核备案专用章等情形下律师执业证无效或失效的明确规定。因此,被告因原告所持律师执业证超过最后一次所盖律师执业年度考核备案章载明的期间(2012.6-2013.5)、未加盖2012年度考核备案专用章而认定该证不是有效证件,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五条 第二款 规定“律师自行调查取证的,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可以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民政部、国家档案局发布的《婚姻登记档案管理办法》第十五条 第(四)项 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和安全部门为确认当事人的婚姻关系,持单位介绍信可以查阅婚姻登记档案;律师及其他诉讼代理人在诉讼过程中,持受理案件的法院出具的证明材料及本人有效证件可以查阅与诉讼有关的婚姻登记档案”。本案中,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证明原告所持律师执业证无效或失效,被告以此为由拒绝原告查阅相关婚姻登记档案的行为违法。

 

 

但同样很讽刺的是,无论时全国律协的文件,还是现有生效判决,一旦办案单位想不care,律师大概率就又要撞墙上。

 

 

从行政法的法理角度看,参加了司法考试,拿到了执业司法资格,就已经完成行政许可。没有任何法律支持律师执业需要每年许可,或者需要借助每年的年检来延续许可的法律效力。

 

2014年,《国务院关于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正式发布,国家工商总局根据通知要求,决定停止企业年检。随即,黑龙江政府出台《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工商登记制度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黑政发[2014]17号文),其中附件7第35项将“律师执业情况年度考核”和“律师事务所年度考核”列入了取消年检年审事。2019年,中基协出台《通知》,称落实“放管服”改革,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年检。

 

无论是从“放管服”的政策方向,还是律师管理法规本身,包括实践中不断出现的“不称职不影响执业”“不年检不影响执业”,似乎都像是年检这事对律师完全没影响一样。

 

但真的不年检,或不称职,去办案单位试试,大半还是会吃闭门羹。怎么办?

 

来源: 金宏伟念兹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